资本圈 商业观察 查看内容

罗永浩讲述如何与锤子熬过最艰难时期

2017-5-24 15: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68| 评论: 0

摘要:   深圳湾体育中心,万人的场地座无虚席,巨大的荧屏中央,一颗蓝白胶囊居于正中,胶囊四周白色的线条发出微微光亮,围成一条“跑道”,仿佛预示着这是一次长跑。   有现场的观众打趣说,这不是一颗“药丸”(要完 ...

  深圳湾体育中心,万人的场地座无虚席,巨大的荧屏中央,一颗蓝白胶囊居于正中,胶囊四周白色的线条发出微微光亮,围成一条“跑道”,仿佛预示着这是一次长跑。

  有现场的观众打趣说,这不是一颗“药丸”(要完)么?要知道,2016年锤子科技被传言倒闭6次,被传言收购5次,被曝资金链困境3次,被用户起诉1次。

  2016年下半年,锤子科技遭遇资金链危机,最困难的时候,发工资都成问题。为了延续这一次创业长跑,罗永浩四处寻找资金支持,先是将股权质押给阿里巴巴,然后又将股权赎回。

  罗永浩说,这其实是与阿里云OS的融资谈判,但最后并没有谈成。

  无奈之下,罗永浩又不得不去向京东求助。2016年9月的一天,罗永浩和吴德周来到北京亦庄京东总部,见到了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3C事业部总裁胡胜利。这天,胡胜利首次见到了坚果Pro手机样图,胡胜利对这部手机很有信心,当晚就给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发了封邮件陈述锤子的难处,最终刘强东(微博)拍板决定由京东金融出面支持锤子。

  但锤子M1和坚果Pro的生产需要太多资金,京东并没有解决问题的全部。罗永浩不得不与陌陌、得到先后签订“卖身契”。

  为了尽快得到资金支持,罗永浩找到圈内好友、锤子早期投资人陌陌科技CEO唐岩,与陌陌签了50场直播的合作,基于双方的信任,陌陌同意预付款给他。此外,他还与罗振宇(微博)的得到App签订了“卖身契”,将定期在得到发布专栏文章。

  除此之外,在2016年乐视被曝出资金链危机以前,贾跃亭也曾出手援助罗永浩,给予锤子资金支持。2016年11月,贾跃亭和乐视正处于风暴之中,罗永浩在一场直播中公开声援乐视,希望外界不要对其落井下石。

  熬过多事之秋

  在锤子内部,此前一直存在着两条思路不同的路线:一条是“罗永浩路线”,强调人机交互UI设计用户体验等;另一条是“钱晨路线”,强调尊重工业思维和硬件工程逻辑,不违背手机制造基本规律。

  一位锤子科技前员工透露,在锤子T1设计时,罗永浩就坚持要做三明治结构,而钱晨认为这会量产风险很大,劝他不要做,罗永浩仍然坚持,加上T1是第一款机型,没有重复的物料可以用,最终导致T1“难产”。

  类似的事情发生不止一次之后,钱晨就经常在内部以“女人生小孩”作为比喻,称“如果要生正常的小孩还可以,但如果不按常理出牌,要我生个双胞胎,那就只能是低概率了”。

  罗永浩与王自如在2014年8月的公开辩论,钱晨也是极力反对。2016年上半年,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与CTO钱晨意见不合达到了顶峰,最终罗永浩希望通过引进外部人才来取代钱晨。

  一位手机行业人士称,在罗永浩的游说下,前华为荣耀副总裁、现360手机总裁李开新在2016年初曾入职过锤子科技,不过这段职业生涯如流星一般短暂,仅仅一周左右的时间便离去。

  李开新是销售出生,坚持市场导向,以预测是否卖得好来规划产品,但罗永浩比较固执,坚持产品导向,先做好,再考虑怎么卖。最终,李开新愤而离职,在周鸿祎(微博)的游说下加盟360手机。

  不久后,罗永浩又将目光瞄准向华为荣耀产品线副总裁吴德周。一位消息人士称,为了显示十足的诚意,罗永浩还曾专门包下了一辆私人飞机飞到吴德周所在的上海,以此游说其加盟。

  最终,吴德周被罗永浩说服,于2016年5月加盟锤子。两个月后,锤子方面证实钱晨“退休”,实为离职。

  自钱晨离职开始,锤子科技产品线经历了一轮大换血,原来由钱晨率领的摩托罗拉系产品人员多数都被清洗,而吴德周则挖来很多华为前同事加盟,形成新的华为系。用罗永浩的话说,去年下半年换了吴德周以后,硬件团队至少经历了2/3的调整。

  在锤子内部,由钱晨领导的摩托罗拉系和由吴德周领导的华为系在风格上差异很大。相对而言,摩托罗拉系的人出身外企背景,战斗力、执行力没有华为系的人拼的那么凶猛。

  被罗永浩评价为最耻辱的产品M1,便是前一半由钱晨起头,后一半由吴德周完成,导致外观平平。钱晨离职后,吴德周率领的新团队逐渐跟上节奏,最终做出了这次发布的坚果Pro手机。

  内部分歧,再加上资金链危机,险些葬送了整个锤子。好在,罗永浩和他的团队都挺过来了,而且目前来看也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能否真正实现飞跃还取决于坚果Pro的市场表现。

  告别小而美

  回忆过去,罗永浩甚至罕见地用了一句说教式的鸡汤来做总结:“每一次陷入僵局,你只要坚持下去,就能遇见转机。没有失败的人,只有半途而废的人。”

  在坚果Pro发布会现场,当罗永浩展示出心爱的手机外观时,一时激动,飙泪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当有一天锤子手机卖到几百万几千万台的时候,当那些傻叉都在用锤子手机的时候,希望你们记得,这个手机其实是给你们做的!”

  在罗永浩心中,坚果Pro是一款让他骄傲的手机,也是一款诚意之作,在人机交互方面的体验堪称惊艳。稍作停顿之后,他补充说,我不想在平庸的时代做弱乎乎的东西,不想在圆滑的时代做没有信念的东西。

  经过近五年的发展,罗永浩已很熟悉供应链,他想得很清楚,如果起不来量,要想维持一个小而美的现状,在今天的手机行业是很困难的。“我们的初衷是想稳抓稳打然后再往前走,但是现在基本不允许,所以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必须做一个类似田忌赛马一样的产品,你得拿你最好的马去跟别人比。”

  在接受腾讯科技等媒体专访时,平静下来的罗永浩表示自己发布会上当时很失态,不应该说傻叉那样的话,之所以当时激动,就好像产后抑郁一般。“有的女人生了孩子以后,无缘无故就要哭一个礼拜,我每次产品发布都有这种感觉,今天可能有点外露。”

  除非天灾今年将盈利

  为了备货,有传言称坚果Pro手机发布会从4月25日延期到了5月9日,罗永浩又重新定义了春天。在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坚果Pro的确宣布备足了40万现货。

  一位曾与罗永浩聊起过坚果Pro的人士表示,罗永浩对坚果Pro期待很高,希望总出货量达到400-500万台。

  罗永浩说,目前锤子手机累计出货量接近200万台。而一位熟悉锤子的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锤子T1销量超过26万台,T2销量在10万台左右,坚果销量在96万台左右。

  在本次发布会结束后,罗永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次感觉总算要成了,但这样的感觉已经有四次了。

  对于锤子而言,要出货400万台的确是一个巨大的任务。但即便只卖出一半,对锤子而言也是一种成功。

  不过,罗永浩也有他的底气所在,他肯定地表示,锤子科技在今年内有95%的可能性实现盈利,除非出现天灾,因为目前还有两个没有对外宣布的项目正在做,加一块的话,就算手机赔钱应该也能把这个坑填起来。

  每当有人劝说罗永浩,为什么非要来趟手机的浑水、不做点容易挣钱的事时,罗永浩都嗤之以鼻:“你只是不知道我们的野心有多大而已。”

  附罗永浩媒体采访的部分实录:

  提问:我想这个发布会产品发布之后,你当时在发布上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罗永浩:会高兴、觉得这项目要成了,然后又想到这种感觉已经重复四次了,大概是这样吧,没有什么特别心情的。

  提问:我想问你刚才发布会上说了一个数据,锤子目前有二百万的用户,我想问你说的数据有多少是手机的销售?

  罗永浩:基本是手机的销售,不到两百万,将近两百万。其实数量是到不了这个程度的,但是累计销售是到的。

  提问:第二个你也提到去年锤子科技内部有组织架构调整,我想问对锤子来说2016年算不算在战略上有失误或者产品上有失误?

  罗永浩:从战略上,你可以认为每年都是失误,我们创立的这些年每年都是失误,因为你跨界跨得太狠很多事情要去学,不停往坑里掉,这是必经之路。还有一个,做企业的话,前辈给你的忠告和警告其实对你不犯错误是没有帮助的,唯一的帮助是你犯了错误之后,你猜知道那个是对的,再验证一下。如果你只是掉坑里没人告诉你为什么的话,你下次还掉,所以它还是有帮助的。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跨界基本上要摸着石头过河,把那些掉得七七八八的才能规避起来。我们创立到今天,这些失误几乎每年都有,但是有一些东西坚持下来了还是有一个追求吧。刚才我在台上也讲,我说如果只是轻松赚一个钱,像比如说像吴德周他们从华为这样的企业练了一身本事出来去赚快钱的话,制造业里这种项目也是很多的,还有智能硬件里很多特别好忽悠的投资,你们可能也看过非常荒唐的项目估了好几亿美金这种情况很常见。如果想实实在在做点有追求的东西,确实很困难,就我个人来讲赚钱最省事的是去做脱口秀,因为现在内容特别值钱,所以还是想做一点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提问:你觉得今年能实现盈利吗?

  罗永浩:95%以上,除非有天灾人祸,正常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因为我们还有两个没有对外公布的项目,加一块的话,就算手机赔钱应该也能把这个坑填起来。

  提问: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锤子跟京东的合作这么密切?在融资方面,跟阿里跟这些平台合作是怎么考虑的?

  罗永浩:其实跟阿里谈的时候,电商部门其实没有关系,比如跟天猫、淘宝没有关系,我们当时是跟云OS这些部门有合作的前瞻性,所以有跟他们谈判,跟京东是两个角度。

  提问:你怎么评价现在的华为系或者华为帮跟原来摩托摩拉这块的区别?

  罗永浩:风格上差异还是比较明显,这不是摩托摩拉的问题,是外企的问题,整个外企出来的人战斗力、执行力、拼的精神没有那么凶猛,这是很常见的,在整个中国社会都能观察到这种现象。国内的企业,民营企业里面的骨干人物还是保留了相当凶悍的斗志、带团队的精神,该罚就罚,该悬赏就悬赏,这些作风和习气还都是为了把事情遇山开路、遇河搭桥,无论如何把事情做成,这样的精神从外企出来还是比较少的。

  我给跟媒体讲过很多次,你创业的过程中每一个阶段进来的人对你的帮助在那个阶段都是特别宝贵的,所以你可能往下走一走有更适合你这个团队或者更适合你发展方向的人,但是前面的积累是离不开的,你不可能脱离一层、二层建三层,所以我们内部也会很小心提醒大家,比如说吴德周他们来了很强,但不意味着原来的人不怎么样。这种心态我们还是很重视。

  提问:我们看到你在发布会的时候好像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想问一下你当时打动你的点是什么?你这段时间是有哪些辛酸或者不容易?

  罗永浩:可能有点“产后抑郁”吧,有的女人生了孩子以后无缘无故就要哭一个礼拜,我每次产品发布都有这种感觉,今天可能有点外露,以前发布会之后,这种感觉也是要持续几天或者几个礼拜的,今天还算克制吧。

  提问:你刚才提到跟陌陌、得到签了卖身契,是什么意思?

  罗永浩:我卖身还是挺贵的,之前有脱口秀来找,也都是几千万签半年、一年和约,但是脱口秀真正做好是很花费精力的。

  我们当时资金非常困难,需要我尽快弄一些钱来维持公司往前走,要不发工资都会有问题。那个时期谈的时候,陌陌的唐岩原来是我朋友,很帮忙,他是上市公司,也不能说随便给我钱或者怎么样,所以我们商量如果我给他们做50多期直播,他们觉得对他们是很有价值的,相应也愿意付一笔酬劳,可以预付,有这么一个协议。我试了一两期是可以的,对我的公司业务没有什么影响,说实话,我做了几天还挺感兴趣,可能比他们想的还好。

  罗振宇和得到他们会卖一些比较被特定群体认为花钱去买的有价值的东西,现在中国还是一个创业比较热的时代,所以我们去讲创业的话,他认为是非常受欢迎的方向。一个纯理论派和一个行动很厉害但是不太会表达的人对他来讲,远不如又能吹能做也确确实实做了五年的人合适,做了几次以后,我发现不太牵扯精力,基本利用一个周末的时间就能做一个礼拜的内容了。

  提问:我想问一下,今年我们目标是实现盈利,我们有一个销售目标吗?今年比去年会不会困难有一点大?

  罗永浩:这个始终是有困难的,今年我们整体上偏乐观是因为我们有一些现在不方便公布的东西,但是现在产品定单数已经超出我们预期了,不是直接2C了,因为我们涉及到包销、团采,就是我们跟一些机构直接销售合作已经超出了我们原来目标的生产数,所以基本上不是特别有悬念的一个事情。反正你做企业,最后你总的财务上管理算出来之前仍然是有风险的,我说有95%的把握是基于这样的判断。

  提问:这个产品是想卖给更广大的消费者,还是只想卖给你的目标人群,你是怎么定位垂直手机的用户群?在你们公司,据我自己的判断就是你在公司话语权应该是非常重的,你在公司内部有没有受到质疑,你的想法会不会拖累公司的成长?

  罗永浩:关于产品和品牌,你做出来的时候都有一个目标人群,这个目标人群不能是所有人,给所有人做的产品一定不会成功,是给一个特定人群做的产品,最后这个人群的影响力足够大或者是他由于某些产品的特质从一个人群扩散到另外一个人群的没有太多障碍。如果你把目标人群定位为所有人是不成功的。

  第二个问题是公司内部,外界对我有很多误会,以为我蛮横、霸道。坦率讲,我在具体业务方面,我跟战略型那种、甩手掌柜型的老板不一样,吴德周很清楚,我是抓业务的人,只要是我亲自抓业务的人,如果有具体业务能力强于我的人,我肯定会听他的话或者对他很客气。

  人本质上是势力的,做老板也是很势利的,如果你的同事交给他十件事做砸七件事的话,你基本上会末位淘汰他。如果交给他十件事,九件半都做对的话,你会告诉他没事。凡是我业务好的部门,我都是很客气的。

  我们公司工程师有几百人的规模下,但几乎没有工程师看过我的脸色,更不要说吵、骂这些,几乎没有。我在自己亲自抓的这些业务部门,不说动则打骂,但是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好脸子的。我其实逻辑性很强,如果他们在逻辑上能说服我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一般我的沟通方式里比较反感的是什么?比如这个人比较资深,来了以后说老罗,你听我的,我干了15年。这种我特别不爱听,因为他没有逻辑。

  所以,我公司业务部门里我自己抓的两三个,这两三个部门的同事会比较辛苦一些,其他的没有什么,都是客客气气。有些部门的同事很难理解,听说我是坏脾气的,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过我嘴脸不好的样子。我在电梯里碰到不熟的同事会不好意思,我会尽量低着头不跟他们说话,所以他们印象中暴跳如雷是完全对不上。

  提问:锤子的系统一直做得很不错,之前有传闻锤子跟Yun OS将会有一些合作,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态?跟阿里方面的股权合作还在继续吗?

  罗永浩:我们和Yun OS确实是有合作的,大家知道,我们目前做的这些交互都是基于安卓上,Yun OS是自己做了底层和内核的,所以我们双方有个合作。跟阿里的股权合作没有。

  提问:我想问一下,因为你之前有比较消极的说法,可能等到下一代智能设备出现之前,公司做到那个时候我们可能抓住一个机会。传递的信息可能是说在下一代智能设备之前锤子进入第一梯队的机会不是特别大,有传递这么一个消息。今天你又在台上可能会卖到几千万台,不知道在下一代智能设备出现之前锤子还能否成为第一梯队,彻底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罗永浩:并不算消极的想法。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关于融资困难,我有时候也挺感慨,我创业五年走得没有那么顺,我说融资总是很吃力、很疲劳,他们就很崩溃,他说你五年融了八九亿,还亏损,还能继续融到资,你还想怎么样?

  我是觉得每一家都有每一家的难度,但是你到底怎么看融资困难还是不困难,中国还有第二个相声演员融资八九亿?我觉得没那么多,至少在我们曲艺界没有那么多。我觉得是走得比较吃力,跟我选择的方式有关系,手机这个行业还是太重了。

  再回到前面那个问题,我不认为一家企业卖出几千万部手机就特别牛,在中国有卖几千万台手机还不赚钱的。过去说苹果和三星赚走了中国90%的利润,大家只是吃点饼干渣子。

  就这么说吧,如果有一天一家公司把智能手机做到比苹果还牛两倍,它也永远是小苹果,就好像乔布斯那么天才、这么伟大、不世出的人物,在PC上输了就是输了,但是下一代平台的时候你才有机会。

  做手机或者做实业的东西如果能成为一两百亿的公司,其实不算一个不切实际的野心,但是如果成为一两千亿的公司是很大的野心,要实现那个我不认为靠卖几千万部手机就能实现,应该是很困难的,你可能要做更多更大的事情才可以,所以那不是消极的问题。

  你只有养着一个能做软件、硬件甚至做底层内核的团队并且存储足够的人、钱等等才能到下一代平台革命的有资格上台。比如苹果放弃做电脑转做别的产品,在智能手机时代它没有机会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图文推荐

2017中国住博会装配式建筑结合信息化的新显现
2017中国住博会装配式建筑结合信息化的新显
  2017北京预制装配式建筑展集成房屋与钢结构建筑展览会(简称:中国住博会)于10月12
《中国青少年科学总动员》重磅来袭!
《中国青少年科学总动员》重磅来袭!
  由中国科协与中央电视台联合打造的大型科普益智节目《中国青少年科学总动员》将于
海天味极鲜酱油《非诚勿扰》沉稳型男遭哄抢
海天味极鲜酱油《非诚勿扰》沉稳型男遭哄抢
  上周六晚江苏卫视海天味极鲜酱油《非诚勿扰》的舞台上迎来了三位高颜值男嘉宾,狂
中央发文深化教改,幼儿园加盟投资者的绝佳机会
中央发文深化教改,幼儿园加盟投资者的绝佳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其
昭通巧家消防节后“回访”隐患单位 谨防火患“复生”
昭通巧家消防节后“回访”隐患单位 谨防火
  为巩固国庆、中秋期间隐患排查整改阶段性成果,防止隐患“死灰复燃”及滋生新的火
云南巧家消防强势推进夏季消防检查攻坚决战
云南巧家消防强势推进夏季消防检查攻坚决战
  为圆满完成夏季消防检查及党的十九大期间辖区消防安保工作,坚决预防和遏制重特大
昭通巧家重点单位微型消防站成员齐聚红门集中“充电”学消防
昭通巧家重点单位微型消防站成员齐聚红门集
  为确保党的十九大期间辖区内消防安全形势持续稳定。近日,巧家大队组织全县48家消
云南巧家消防高层建筑消防安全整治行动如火如荼
云南巧家消防高层建筑消防安全整治行动如火
  为认真吸取高层建筑火灾事故教训,预防和遏制群死群伤重特大火灾事故的发生,确保
e栈牵手丰巢,快递柜即将迎来新格局?
e栈牵手丰巢,快递柜即将迎来新格局?
  9月13日,国内领先的终端交付服务商e栈的官微发布一条《关于丰巢全资收购中集e栈
2017首届中国国际美食发展大会圆满落幕!
2017首届中国国际美食发展大会圆满落幕!
2017年9月28日,首届中国国际美食发展大会在北京石景山游乐园盛大召开!本着“世界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