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资本圈 资本圈 资本大咖 查看内容

我做男公关的那几年,漂亮后妈竟找我来消费……

2017-12-2 16:41| 发布者: 资本小编| 查看: 2230| 评论: 0

摘要: 1:悲惨经历一个月之前,我还是人人羡慕的富二代,可今天,却站在了洗浴中心的门口,对我而言,生活真的是狗娘养的……父亲是一家小制衣厂的老板,可就在一个月前,一场车祸带走了他,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这 ...

1
:悲惨经历

一个月之前,我还是人人羡慕的富二代,可今天,却站在了洗浴中心的门口,对我而言,生活真的是狗娘养的……父亲是一家小制衣厂的老板,可就在一个月前,一场车祸带走了他,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父亲娶了一个比我只大七岁的妖、艳女人。有多妖呢?整天浓妆艳抹,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勾人心魄,特别是她的声音,我想,只要听过她声音的男人没有不想把她压在身下的吧。所以父亲被她迷的神、魂颠、倒,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立了一份那样的遗嘱……自从她来了之后,我的生活也发生了改变,疼爱我的父亲对我不理不管,我本性就放荡,喜欢泡酒吧,洗桑拿,出入各种洗浴中心,可以说整个蓉城,没有我没去过的洗浴中心。大到俄罗斯大羊马,小到五十块一夜,风花雪月,这就是我之前想的青春。可惜,在我看到那份遗嘱的时候,那个女人趾高气昂的让我滚出我家一百二十平的房子的时候,我知道,我的青春毁了。我邀上几个平日里花天酒地的狐朋狗友,整日喝的烂醉如泥,我身无分文,朋友们还算不错,一开始都给我钱花,可好景不长,他们渐渐的疏远我。钱,真不是个东西,它能买走一切,出卖一切,有钱,就是兄弟,没钱,打电话关机,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当然,还有更糟糕的,我透支了我所有的信用卡,还款日已经过去了,银行天天打电话催我还钱。我哪里还的起,就在今天中午,电话里的女人毫不留情的骂我。“你家是死了爹妈了吗?几万块钱给你爹妈买棺材板了吗?”我握紧双手,一只手里拽着手机,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可以帮我,我盲目在走在大街小巷,甚至连个落脚地都没有。我走的太累了,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感受着生活给我的绝望。一张纸也在这个时候神奇的从天而降,我接在手里,上面的几个大字很醒目。招聘公关!很明显,是小广告,在蓉城实在太多了,我本想扔掉,却看到上面月收入一连串的数字。“这是真的吗?”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此刻是多么想拥有钱,鬼使神差的打通了上面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听声音应该不到四十岁。这不是我吹牛,就我玩过的女人,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从未成年到四十五岁的,什么样的没玩过,之前我最风光的时候,我总开玩笑,隔着十米以外我都能闻到处、子香。对,也就是女人香,每个阶段的女人身上的香味是不同的。如果是处、子,身上散发的只有身体的味道,像百合那种淡雅,也像花露水。而结过婚的女人,散发的往往是多种香水,沐浴乳甚至洗发水的味道,这个特别简单,因为结过婚的女人都想让自己变得年轻,回到最美的那个时代。都说,越缺什么就越秀什么,她们极力的渴望完美,但也成了我辨别她们是不是已婚女人的标志。回到正题上吧,我跟女人聊的挺好,顺便我也问了下工资,没有保底,一切都要看自己,提成很高,跟公司五五分成,当天结账。我没有任何犹豫,用身上仅剩的十六块钱拦下一辆车出租,来到了现在的位置。黄昏洗浴中心。听起来就像跳广场舞大妈每次跳完来洗澡的地方一样。我等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只见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制服女郎走了出来,我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女人就是跟我通话的女人。“玲姐,你好,我是李泉。”夏玲站在我面前,眼神说不出的怪异打量了我一番,像是在选衣服一样,我感觉全身都很不舒服,如果我记得没错,之前我去洗浴中心的时候,每次点钟,出来一大群女孩子,我就是用这种眼神审视着那些穿着暴露,渴望被我选中的女人。“形象还不错,以前做过吗?”夏玲的声音有些冷,一时间我还不太习惯别人对我这样冰冷的态度。不过我也知道,现在我已经不是富二代了,我必须委屈求全,努力赚钱,把信用卡给还上。我摇了摇头,男公关倒是听过,确实对这行业不了解。在我心里理解的也很简单,女人出来做的,无非就是取悦男人,反之,男人做公关,无非就是取悦女人。对于女人,这不是我吹牛,不管是从大小长短,还是时间,甚至姿势,招式上来讲,我还没服过谁。加上我一米八五的个儿,五官端正,看起来一脸正气,而且因为平时打篮球的原因,身材也没得说,在这大热天,紧身短袖完全能看出我的每一块肌肉。“先进来吧。”夏玲说完,转身就走。我只能跟在她的身后,洗浴中心在二楼,楼梯还有十几阶,夏玲的制服很短,我又走在身后,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里面的一抹白色,甚至那凸起的一小点。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可能是因为我有半个月没有碰女人了吧。上了二楼,门口站着两名身材比我还壮的男人,其中一个眉开眼笑的说道。“玲姐,这又是哪里找来的小子啊,身板不错啊。”“刘飞,这小子以后就跟着你了,今晚你看着安排吧,可以就留下,不行就滚蛋。”夏玲的声音依然那么冰冷。刘飞倒像是习惯了,点头哈腰的,直到夏玲走后,刘飞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老气横生的说道。“小子,以前做过吗?”我还是摇头,不知道怎么做,现在我只想挣钱。刘飞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可要想清楚喽,入了这一行,想要净身出户,那可就很难了。”“谢谢飞哥,我手头犯了点事,需要钱。”我笑着说道。“入我们这一行的也多数是被逼无奈,既然你想清楚了,我就给你一个挣钱的机会。”刘飞拍着我的肩膀,领着我去了换衣间,找了一件符合我身体尺码的衣服。倒是跟睡衣有点相似。我也没想那么多,脱了自己的衣服换上,刘飞瞅了瞅我的外形,点了点头道。“不错,有点样子,你小子今天运气不错,我的一个老客户刚到一会儿,嚷着要新货,正好你顶上。”

2
:屈辱开始

我是真的完全不懂,一切都按照飞哥说的做,在路上,飞哥一直告诉我,要放开,他这个客户比较奔放,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有钱!只要把她“伺候”好了,啥事都好说。我只有点头跟着走,走到一间写着“黄昏恋”的包间门口时,飞哥停了下来,脸色也随即变得严肃起来。“泉子,还有一件事当哥的必须跟你说清楚,我们这一行虽然是取悦女人,但是记住一点,千万不要做出格的事情,这是我们这一行的大忌,如果你犯了……”飞哥顿了顿,看了看四周无人,这才说道。“最好跑路吧,要不然玲姐会让你一辈子出不去。”“知道了,飞哥。”我点头道,心里也记下了飞哥对我的照顾,至少在我无依无靠的时候,飞哥现在更像我的亲人。“嗯,去吧,进去之后,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说完,飞哥急急忙忙的离开了。我站在门口立了大约一分钟,迟迟不敢进去,正如飞哥所说,一旦入行,想要净身出户,那可就难了。可我需要钱,如果真的还不上,我肯定会坐牢,与其坐牢不如当公关。想通之后,我推开了包间的门,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身材已经完全走形,胸也已经下垂,脸上还满是横肉,脖子上挂着一条小指粗细的金链子倒是格外显眼。手指上也戴满了各种戒指,黄金的,玉的,珍珠的,钻石的……一看就知道是暴发户,是个有钱的主。老女人听到开门声,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双眼放光的盯着我,从上到下,一处都没放过。“不错的货色。”“货色?”我在心里念了好几遍这两个字,我竟然成了货色,这是何等的卧槽。不过没有办法,我小心翼翼的上前,很恭敬的问道。“请问你需要什么样的服务。”“老规矩。”老女人说完,似乎又想到我是新来的,又刻意补充道,“998套餐。”我点了点头,走到浴缸边,将水打开,玫瑰花瓣洒进去。之前飞哥给我说过,我们洗浴中心的套餐分多种,最便宜的是188,也就是帮忙按摩一下,洗洗澡,其次388、998。每一个价位的服务不同,而这998是最贵的,包间也是最好的,好在飞哥给我讲述过服务的流程,要不然我这临时上阵肯定什么也干不了。老女人见我放好水,迫不及待的走了过来,一个劲的盯着我。可能是因为有点恶心,我没敢去看她的眼睛。“啪!”一声脆响,我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傻站着干嘛?装纯洁呢,还不给我脱衣服。”我捂着脸,咬着牙,现实再一次让我收起了愤怒与那分文不值的自尊。其实她也没穿衣服,就裹着一条浴巾,我用手帮她解开,她的脸色也变得好看了不少,不过依然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我趴在地上,女人踩着我的背进了浴缸,她很重,起码一百五十多斤,好在我身体真的还不错,承受得住。“开始吧,别墨迹了,先给我好好按摩一下。”女人闭上眼睛,我开始用手帮她按摩,虽然只是飞哥口头上的教导,但做起来也不是很难,我时而轻,时而重的按着她的太阳穴,老女人舒服的闭上了眼睛。这个流程大约二十分钟,老女人是常客,当然知道这里的规矩,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第一步顺利完成之后,我松了一口气。老女人就那样光着、身子从浴缸里走了出来,不过还是踩着我的背上。她躺在床上,又是那样一副眼神看着我……对,奴隶,就是看待奴隶的眼神,此刻的我就是她的奴隶。“傻了吧,你老大没教你怎么做啊。”老女人再次吼道。我急忙上前,从兜里拿出之前准备好的精油,把精油倒在手里,抹在她的身上,每一寸皮肤,包括最敏感的地方。老女人舒服的呻、吟起来,把我的手按在她那还有些凸起的地方。“小子,帮我揉、揉这里。”我强忍住心里的翻江倒海,帮她按摩着,她的身体反应也越来越大,竟然叫了起来,如果换个女人,我或许会有反应,可是对她,我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女人让我用力,加快速度,她是顾客,是上帝,我尽力的满足,可是她似乎并不满足,她突然坐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她说道,“小子,用嘴给我唰到底。”我愣住了,这种情况我想过会发生,可是飞哥说了,也可以拒绝,毕竟有些女人真的难以“下口”,而我就那么悲剧,第一个客人就让我难以下口。“可以不用嘴吗?我们这里有各种道具,包你满意。”我话刚说完,女人扬起手就一耳光扇在我的脸上,疼的我紧握着拳头,却还要笑脸相迎,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一单生意我做黄了,我就得滚蛋了,没人可怜我。“你是不是出来做的?怎么一点职业素质都没有?我是你的客人,我就是上帝,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老女人对着我破口大骂,我不停的点头,却始终不说“下口”的事情。老女人似乎也看出了我很不愿意,她这一次没有打我了,反而脸上出现一抹微笑,不过笑得却那么的渗人。只见她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个黑色的钱包,“哗”的一下拉开了拉链,我眼尖,看到了里面厚厚的一沓老人头。女人从里面抽出一叠老人头,我粗略的估计至少有一千五左右,我以为女人会一把将钱扔我脸上,用钱来羞辱我。当然,这是我最想看到的,我就喜欢别人用钱来羞辱我。我想我还是太单纯了,她要做的,岂止是羞辱,那是我一生的耻辱。只见女人将钱卷了起来,一千多块钱成了“棍”状,她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渗人,她当着我的面,把钱塞进了她的“身体”。然后她指着那里对我说:“用嘴把钱叼出来,而且要一张一张的叼出来,只要你能做到,这些钱全是你的。”

3
:玲姐召见

我的身体在颤抖,甚至灵魂都在颤抖,这一刻我觉得世界竟然如此的丑陋与邪、恶。忍住内心的所有负面情绪,我低下了头,按照她所说的做,一张一张,一张又一张的老人头被我用嘴叼了出来。每叼一张出来,老女人都发出一声舒服的声音,我想她应该很舒服。渐渐的,我已经叼出了十几张,也已经习惯了,刚开始的屈辱感变成了成就感,至少这些钱都是我的了。有人说过,生活就像强、奸,既然无法反抗,那就闭上眼睛默默的承受。现在的我就在承受,我把最后几张也全部叼了出来。老女人也一脸满足,再次说道。“用嘴给我唰一遍。”我懵了,应该说我愤怒了,怎么会有这么难缠的客人,明明知道我下不了口,非要我那样做,说实话,这一刻我真想把钱一把扔在她丑陋的脸上,指着她的鼻子告诉她。“爷不干了,不伺候你了。”可惜我最终忍了下来,因为我知道明天银行依然会打电话过来,甚至会说更难听的话,或许不久后,警察就会找到我,我不想进去。所以……我慢慢的低下头,低下我曾经觉得无比高傲的头,像那首诗一样。从狗洞里爬出来吧!就在我要下口的时候,女人的手机突然响了,女人顺势一脚把我踢开,我的脸上中了一脚,疼的要命,鼻涕都被踢出来了。“我在陪朋友打麻将呢。”女人没好气的对着电话说道,里面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也很不好。“好,老娘马上回来,草泥马的,跟个神经病一样,就允许你玩小太妹,还不许我找年轻小伙了。”女人说完挂掉了电话,估计也没了兴致,看我的眼神也很不友善。“给我拿衣服过来。”我点了点头,去了衣柜给她把衣服拿了出来,还给她穿上。穿好衣服后,女人看了我一眼,恶狠狠的说道,“不会做就早点滚蛋,想下海挣钱,又想立牌坊,你还真婊、子。”看着女人离开,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立刻就去了浴室,把水龙头打开,把嘴洗了个干干净净。看了一眼桌上的钱,我小心翼翼的放进包里,而此时,飞哥也推门进来了。“泉子,咋样,没为难你吧?”“没,还好。”我吞吞吐吐的说道。“别装了,是哥对不住你,这老女人厌恶的很,每次的花样特别多,动不动还打人。”飞哥看了几眼我的脸颊,知道我肯定也没有逃过女人的魔掌。“没事,都过去,我还挣了不少呢。”我从包里拿出那一千七百块,笑着说道。“你应该拿的,公司不会管小费的问题,客人给多少是自愿,放腰包里吧,别出去乱说就行,你拿这么多,会惹人眼红的。”飞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点头,知道飞哥觉得有些愧疚,才说出这般话来。“刘飞,让新来的过来一下。”飞哥腰上的对讲机里突然传来玲姐的声音。“好的,玲姐,马上就到。”说完,飞哥对着我耸了耸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玲姐叫我过去。我顺着飞哥指的方向去了三楼,来到玲姐的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请进”后我才推门进去。“玲姐,你找我。”我主动问道。我这也才发现,在玲姐的旁边还多了一名女人,比玲姐年轻,长得十分漂亮,跟我见过在这种场合混的所有女人不同,她没有穿的那么漏,反而遮的严严实实。脸上也没有刻意化妆,只是打了一点粉而已,就这般看来,她就已经算的上极品美女了。只是她的眼神比玲姐更加冰冷,只是撇了我一眼,便不再看我,这是何等的高冷。“坐。”玲姐指了指沙发道。我笑着点了点头,端正的坐在沙发上,心里也没个底,这才刚上了一个钟就被叫了上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难道是那个女人临走的时候举报了我?我心里忍不住这样想到。“感觉如何?”玲姐突然开口道。“还好。”我回答道。“那就好,飞哥应该给你说过注意什么了吧。”“嗯,我懂这一行的规矩。”“行!你算勉强过关了,你现在就是八号,以后我会这样叫你,别人点钟也会这样叫,你也可以发展自己的客户,告诉她你的编号,以后可以直接点你的钟。”“好的,谢谢玲姐,我会努力做得。”“下去吧。”玲姐挥了挥手,不带丝毫感情。我出了办公室,手心手背都是汗,刚才确实吓了一跳,真怕让自己滚蛋。刚刚下楼,飞哥就走了上来,喋喋不休的问我玲姐找我什么事情,我如实说了一遍,飞哥也就没在多问。“泉子,你真的要好好干,你知道为什么你是八号不?”我摇了摇头,一脸茫然。“之前的几个八号现在都被调到大场子去了,混的老好了,既然玲姐让你当八号,估计也是有意要栽培你,好好干,说不定日后哥还要你罩着呢。”“飞哥真会说笑,我才刚来,咋可能呢。”“嘿嘿,估计你小子运气好呢,好了,不扯了,时间还早,你去那边等着,我下去给你疏通下关系,看今晚能不能再给你上个钟。”“谢了飞哥。”飞哥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通过短暂的接触,其实我还蛮喜欢飞哥的为人,看起来像个大老粗,却很照顾人,对我也着实不错,之前大家都说,混在这些场子里的都是坏人。现在想来,却是也坏,只是好的方式不同罢了。如果不是因为现实所迫,谁又愿意走上这条路子呢?我突然改变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做公关其实并不丢人,至少我没有去偷,没有去抢,我靠的是自己的努力在挣钱。想通以后,我觉得整个人都变化了很多,之前那些所有的荒诞行为跟想法在现在看来是多么的幼稚。不过我依然还是恨那个狐狸精,她拿走了我父亲的一切。我想夺回那一切,即便那不属于我,但更不属于她,哪怕捐给希望工程。

4
:麻烦上门

卡耐基曾经说过:人在身处逆境时,适应环境的能力实在惊人。人可以忍受不幸,也可以战胜不幸。因为人有着惊人的潜力,只要立志发挥它,就一定能够度过难关。我想这句话用在现在的我身上,是那么的贴切,至少我从未想过,我会落到这个地步,当上了公关。我来到一个大厅里面,灯光很亮,有些刺眼,大厅里坐着好些人,粗略的看了一下至少有二十来个,每一个人都穿着跟我一样的“睡衣”,也就是工作服。进门的时候大家的眼神都齐刷刷的看着我,像是看待新物种一样。我笑着朝大家点了点头,有些人友好的回应了一下,有些则继续低下头玩手机,仿若未见。找了个空位置,我坐在沙发上,突然三个男人也朝着我围了过来,脸色有些不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新来的?”为首的男人身体比我还要壮实,露出来的胸口上长着不少胸毛,结实的肌肉也露在外面。“你好,我叫李泉。”我友好的站起来说道,还伸出了右手。“谁他、妈要跟你握手了,知道规矩吧,我是你们的领班,新来的第一次上钟拿的小费都要上缴给我。”赵虎恶狠狠的说道。我微微皱眉,这是什么规矩,飞哥不是说小费都是自己的吗?怎么又突然冒出个领班,听他这口气,倒不是什么规矩,明显就是收保护费。更何况我拿了一千五的小费,明天准备给利息的,怎么可能全部给他。见我愣住,赵虎推了我一下,我没注意,被推倒在地,手腕触在地板上,疼的我皱起了眉。“小子,识相点,要想以后排个好位置,就乖乖把小费交出来。”赵虎身后的一名男人说道。“我刚上一个钟,没有小费。”我昧着良心说道。“草,怎么可能,来我们这里的哪一个不是富婆,不给小费,你骗我玩儿呢?”赵虎蹲在地上,一只手掐住我的脖子,力量不大不小,不让我窒息,但却很难受。“虎哥,我真没拿到小费。”“草泥马,你是找打是不是?”说着,赵虎一拳头打在我的肚子上,我防不胜防,一下子感觉胃里直翻滚,我也来了脾气,从地上一翻身就站了起来。“哟,还想打架是吧?来啊,打我啊,朝这招呼。”赵虎把头伸到我的面前。我的拳头紧握,心里的怒气值已经爆表了。“赵虎,你又在欺负新来的是吧。”飞哥的声音突然传来,我的怒气也消了不少。赵虎见飞哥过来,撇了撇嘴道,“飞子,你也知道规矩,这些新来的多数不懂事,我替玲姐管教一下而已。”“管教也轮不上你。”飞哥走到我面前,小声问道,“没事吧。”我说道,“没事,谢谢飞哥。”飞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转身对着赵虎说道,“老虎,泉子是玲姐给的八号,你最好注意点,别到时候把自己弄进去了。”老虎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似乎八号这个号真的有特殊意义。飞哥又交代了我一些事情,让我有事别怂,干不过就找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声音也是不大不小,所有人都正好能听到。说完后飞哥才离开。老虎朝着我吐了口唾沫星子,也不再说话,带着两个手下又回到了沙发上。没人惹我,我也老老实实的玩着手机,打开相册,里面都是我之前的照片,翻着翻着,我看到一个本不应该还留着的照片。一个女人!她是我的初恋,一个唯一我爱过的女人,没有之一。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跟她一个班,没花多少工夫就把她弄到手了,我一直以为她跟别的女人一样,看上了我的钱,可我每一次给她买包包,或者给她钱,她都不要。就连我发给她的红包她都不收,有时候我喝的醉醺醺的回到出租房里,我也问她,为什么跟我在一起。她说我心肠不坏,只是被年少蒙了眼。我当时觉得多么的可笑,什么是年少?年少就是青春,难道我被青春蒙了眼吗?那什么又是青春?别人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总是咆哮着告诉他们。青春是无知,青春是冲动,是放纵,是挥霍……我一直觉得自己无悔青春,现在想来,我是毁了青春,青春毁了我。后来她离开了我,最后一夜我们极尽缠、绵,我知道她要走,但我没有留。再后来我变得极其浪、荡,游、走在各种女人之间……就在我怀念过去的时候,大厅里的男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一些,有的人下去过后很快又上来了,对于老司机的我来说,我知道,他们是没有被看上,换了钟。“所有人都过来。”大厅里的一个对讲机传来飞哥的声音。剩下的十几个人也全部过去了,跟我想的一样,遇到了暴发户级别的人物了。我们十几个壮实的男人站在一排,在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三个女人,年龄都在三十多岁的样子,一个胖子,长得不怎么样,还有一个马马虎虎,身材还可以,不过没胸没屁股,一看就知道生过好几个孩子。不过坐在右手边的那个女人我有了一点兴趣,瓜子脸,留着长发,画着浓妆,眼睛特别好看,而且保养的特别好,身材比例堪称她们这个年龄的完美。“所有人都在这里了,您们想选多少选多少。”飞哥点头哈腰的说道,一看就知道这三个女人是常客,而且身份还不简单。飞哥说完,刻意又加了一句,还指着我说道,“那小子是今天来的新货,还没上过钟,之前绝对良家。”中间的胖女人脸色一喜,朝着我看来,我心中一紧,脸色有些难看,才送走一个老女人,又来一个,我觉得自己运气不会那么差吧。如果真要那样,我想明天肯定吃不下去饭,真怕她也提出“下口”之类的要求。我心中此刻在祈祷,希望她别看上我,哪怕不是漂亮少妇,那个没胸没屁股的也好啊。好在女人看过我之后,失望的说道,“嫩了,玩不出啥花样,我需要刺激。”胖女人说完,指着我隔壁的赵虎说道,“还是你来吧,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很会玩。”赵虎脸上的横肉抖了抖,估计心里也是把女人给骂了一遍。

5
:初遇熊姐

随即那个没胸没屁股的女人眼神在我们大家脸上扫视了一圈后,最终也没有停留在我的身上。这时候我有些失望了,好歹我也是“新货”啊,怎么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呢?想想也是,我们是公关,说白了就是鸭子,跟女人不一样,女人“新货”绝对抢手,价钱还高,因为男人寻求的就是新鲜这两个字。而女人不同,女人出来寻找的是刺激,“新货”肯定不熟悉流程,肯定不如这些老司机懂得如何取悦她们。所以很遗憾,没胸的女人也没选上我。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漂亮少妇的身上,我想大家都渴望被选上吧,能够有这样的客人,算是一种幸福了。所以大家都很卖力,挺直了腰板,刻意把肌肉给秀了出来。我是不太懂这些潜在的规则,我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她真的挺漂亮,我还不太好意思看着她,所以就低着头。“小艾,我跟王姐先走了哈,你慢慢选,能选几个是几个。”胖子女人笑着说道。“你个小浪蹄子,就这么迫不及待。”叫小艾的少妇笑着打趣道。说完,熊艾站了起来,我这才看清楚,这个女人不仅漂亮,还有一双美腿,加上一双十公分的紫色高跟鞋,腿显得更加的修长。“就新来的吧。”熊艾淡淡道。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飞哥对着我使了三个眼色我才看到,然后急忙走了过去,挽着熊艾的手,低声道。“我带你去包间。”熊艾也不说话,跟着我去了998的包间。进了包间,熊艾将包放在抽屉里,然后问道。“怎么想起干这一行了?”我没在意,觉得她也只是随口八卦八卦,我也如实说道,“我爸出了事儿,我欠了点钱,急着还。”熊艾撇了我一眼,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少岁?”我多看了一眼熊艾,要不是飞哥说她们是老顾客,我还以为她是条子呢。“我叫李泉,今年24岁。”“哎,多好的年龄,多好的青春。”熊艾叹息了一句,又说道,“你以后叫我熊姐吧。”“好的,熊姐,我帮你脱衣服吧,先给你按摩一下。”熊姐点了点头,来到浴缸旁,她穿着一件连衣裙,我从背后给她拉开拉链,脱了个干净。我偷偷看了看熊姐的脸,她显得很自然,显然也经常来这种地方吧,对于这些事情也早已经司空见惯。我蹲在地上,熊姐踩着我的背进了浴缸,躺在浴缸里。我便开始给她按摩太阳穴,肩膀等地方,我的手触碰到她的肌肤,不得不说,很滑,像是二八少女,特别是她的饱满,我一眼就能看出她还没有生过孩子。这一点我还能确定,生过孩子的女人是紫色,没有的多数是橙红,而熊姐的是后者。可能因为熊姐漂亮,我做起事情来也特别用心,熊姐也放松的差点睡了过去,要不是二十分钟后我叫她,估计已经睡着了。“熊姐,我给你擦擦身子,进行下一步吧。”熊姐的睁开模糊的双眼,笑着点了点头,我用毛巾给她擦干身体,扶着她上了床。把抽屉打开,取了一盒精油,在手上抹均匀,开始推在她的身上。熊姐似乎有些敏感,就这样秀眉就皱了起来,像是不想叫出来,极力忍受着。“熊姐,要是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这样所有的压力才会得到释放。”我随口说道。熊姐没有说话,喉咙里渐渐的发出声音,随即越来越大,彻底放开了。我顿时觉得很有成就感,开始把手移到她的某个地方,因为客人要求,脱多少完全看客人自己愿意,熊姐还保留着那最后的屏障。我也只能隔着一块巴掌大小的布给她按摩,手刚刚触碰到,熊姐就像触电一样,全身颤抖的十分厉害,我只能继续我的工作,客人没喊停,我也不需要停下来。不过说实话,我竟然有了感觉,某些地方特别难受,熊姐确实很漂亮。但是飞哥跟玲姐交代的话依然回荡在耳边,不能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我需要这份工作,即便再难受,我必须忍受。一边忍受着痛苦,一边给熊姐按摩着。很快,熊姐的身体如同触电般的颤抖了好久,她一把抓住我的手,突然坐了起来,媚眼如丝,看起来十分诱人。“你敢来直接点吗?”熊姐的话让我突然一惊,她是想让我……我犹豫了片刻,她实在漂亮,毕竟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又在精力最旺盛的年龄。但是仅仅片刻之后,我很歉意的说道,“对不起,熊姐,公司有规定,我们不能那样做。”我说完,等待着熊姐发火,甚至想到了她会给我一巴掌,毕竟之前的那个老女人就这样,没让她舒服,她就给你耳光。我也能理解熊姐她们这个年龄段女人的需要。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又正好处在如狼似虎的年龄,一旦动了情,一般人根本就“收拾”不住。可是这一次我竟然想错了,我话音刚落,熊姐就大笑了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她笑起来竟然比之前更好看。我的脸也不知不觉的红了起来,毕竟我才24岁,在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女人面前,难免感觉有些羞涩,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不错的小伙子,熊姐也就试探你一下,你刚才弄的很好,熊姐早就过了。”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原来虚惊一场,只是试探,好在我定力不错,把持住了,要是刚才我动摇了,答应了熊姐的要求。估计现在我肯定挨了耳光,甚至还会被举报,被玲姐扫地出门是肯定的。不得不说,这些城里的有钱富婆也是真会玩。“熊姐高兴就好。”我笑着说道。“高兴,你比起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强多了。”熊姐的脸上一抹苦涩一闪而过,却还是落到了我的眼中。这一看就知道,她也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好在我之前阅女无数,现在做起这一行来也算得心应手,有时候我觉得,要想让一个女人放松,不仅要让她们的身体放松,更多的是让她们放下心中的包袱,那才是真的放松。我突然觉得,公关这个职业并不那么让我厌恶了!如果女人心中有病……我愿意做她们的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图文推荐

热                自如惊现甲醛超标,品质租房只是空谈
热 自如惊现甲醛超标,品质
今年的冬季,对北漂的诸多工薪阶层来说,意外的寒冷。对大量高危、不规范住房的整顿,
热                学会资本运作的陈安妮,还是不懂漫画市场
热 学会资本运作的陈安妮,
前几日,快看漫画宣布完成D轮融资1.77亿美元,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不知是对漫画市场
热                网游迭代更替:“绝地求生”之不稳定的游戏风口
热 网游迭代更替:“绝地求
11月4日,竞技网游英雄联盟S7总决赛在鸟巢举行。尽管中国大陆最高级别LPL联赛中的战队
热                360新机N6发布  主打“快与持久”售价1399元起
热 360新机N6发布 主打“
12月12日下午消息,360手机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发布会,发布全新智能手机360N6。据
热                电影局强调提高上座率,淘票票打造增量市场迎来新契机
热 电影局强调提高上座率,
12月10日,在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代表大会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李国
热                国内首起网约车并购出租车案例,主角为何不是滴滴
热 国内首起网约车并购出租
“此次并购只是掀开了公司并购计划的一角。” 武汉斑马快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斑马
热                巨头砸钱、红人汇聚的短视频,未来会有哪些趋势
热 巨头砸钱、红人汇聚的短
文|李星一、两代玩家,见证短视频10年的前世今生2006年,还在中国传媒大学念主持人研
热                智变与赋能 天马股份智能商业战略引领产业变革
热 智变与赋能 天马股份智
12月12日,天马股份智能商业战略发布会于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重磅宣布其“智能商业
热                消费升级引爆涨价潮,超万亿互联网家装如何新生
热 消费升级引爆涨价潮,超
文|孟永辉互联网技术对于家装行业的刺激作用逐步减退,家装行业开始寻找新技术手段以
热                教育信息化年终总结:创新要“温和”
热 教育信息化年终总结:创
蓝鲸教育之前推送的《千亿市场规模,教育信息化的春天真的来了吗》一文曾指出,2016年
返回顶部